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中国汽车不能被自己打败

发布时间:2019-10-18   信息来源:管学军
 9月数据发布,我国汽车产销量已连续15个月同比下降。一些缺乏战略定位,没有竞争优势随波逐流的企业正在被淘汰。此时,有识之士发出“中国汽车不能被自己打败”的呼声。


发展之路该由谁引?
车市寒冬,让一些曾经头脑发热的人们冷静下来,业界呼唤理性的声音。
近日,原中国内燃机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魏安力提出:“必须承认,在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进程中,曾经走了一些共性类的弯路:有过依赖合资合作发展综合症,发展不下去就寻求合资合作;有减免购置补贴依赖症,按车辆排量减免购置补贴,形成争取更多补贴的依赖,以实现整车制造和销售的一个个第一:有零排放和弯道超车的一刀切干预症,大官说的,权力大的部门说的,形成一个时间段的发展趋势,大有炸平世界汽车工业,为我留存引领潮流之势。有集中、集体骗补窝案丧失天良重症,欺诈骗补中央财政的补贴。还有盲目乐观不冷静造成的产能过剩综合症,学者专家们将世界千人保有量作为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目标的参照坐标。”


汽车工业需要理性来指引正确的方向。魏安力认为:“我们如果把世界人均高铁、世界人均高速公路、世界人均航空线路、世界人均航运线路和汽车世界千人保有量一同分析比较,看到的一定是现代人类出行的多元化取向,如果我们的专家能从此再回头看看自己的论点和依据,相信一定会冷静的,在表述的论点一定是理性的,相信也一定是符合由市场需求驱动发展的导向,谢谢能理性给出建议的专家们!”
发展目标应该理性!
在魏安力看来,中国汽车产业存在着诸多问题不应盲目乐观。
他指出:“如果把合资车去掉,中国汽车能否继续蝉联全球销量第一?中国虽然能够制造奔驰、宝马、奥迪,但是设计依据是什么?研发体系的建立和严格遵循能做到吗?
对于部分车企经营者来说,如果不能正视上述问题并找到解决方案,未来将注定被淘汰。魏安力认为:“汽车产业结构必须和必然调整,问题是什么形式,有人用洗牌来形容,我们还是用大浪淘沙形容更贴切点。部分企业肯定会出局,正式面对出局就是好事。留下来的企业一定要明白,其地位并不稳固,如果没有未雨绸缪和居安思危,被下一个大浪吞掉的概率更大。”
过于追求发展速度,片面追求发展规模与业绩扩张,是汽车工业发展出现诸多问题的直接原因。魏安力表示:“在传统汽车领域,北汽曾经提出过北京现代速度,即当年签约、当年建厂、当年投产、当年出车。可在零排放和弯道超车的冲击波下,宣布放弃传统能源汽车发展的也是北京汽车。是创新发展的战略调整?还是紧跟大官语录的发展陪衬不得而知?”


魏安力接着说:“在我们今天的电动汽车领域,有继续为其唱‘赞歌’的;有盲目乐观说领先世界的;有意识到了问题,但要面子而说建立了基础研究体系的:也有重温原机械工业部部长何光远说过的一句话:现在电动汽车发展堪比1958年大跃进。领悟陈祖涛同志说过的一句话:弯道超车不是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正道;由此开始反思和调整发展方向的;当然也有已经宣布破产出局的。今天我们计算一下,唱赞歌者谈到的几百万辆电动车,从它们分批服役开始,其动力电池即将进入批量退役,动力电池的回收机构在哪里?无污染处理的工艺是否已经完善和成熟?电动汽车消费者淘汰动力电池的时间、地点及数量难以监督和管控,当初中央财政补贴动力电池生产,现在谁来承担回收处理的费用?”
在魏安力看来,虽然中国已经连续多年成为汽车产销大国,但这不是我们骄傲的资本。要正确地面对产业结构调整带来的市场疲惫,是必然的结构。我们的优势是积累了较为丰富的制造经验,我们是全球唯一被联合国认证具备完备工业体系的国家,只要我们理性、冷静地发展中国汽车工业,我们就一定会成为强国。
发展方向交由市场
把该由市场决定的交还给市场。
魏安力语重心长地表示:“希望不要再用过去计划经济的眼光看待汽车工业了,不要对汽车工业的发展总是指指点点了。撤掉拐杖和丢掉扶手,从第一版‘汽车产业政策’算起,25年牙牙学语,可以放手了。党的十八大将钢铁和汽车定义为竞争性产业,既然竞争,索性就放到市场中去。汽车从业者要冷静地看待差距,学会倾听市场的意见,以小学生的心态一步一步循序渐进地重新学习,相信一定会游出真实的世界第一。”


展望未来,魏安力针对不同领域提出了中肯的建议。在商用车领域,魏安力建议称:“在练内功方面,康明斯在专业化方面潜心研究的做法值得商用车企业学习;在市场化方面,商用车再也没有规模销售和购买的时代了,建议看准人类发展的工程项目,泰国克拉克运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等,都是很好的机会。”
“商用车开始进入专用化和个性化发展的时代了,我这里指的是动力多元化、燃料多元化和功能专业化。”魏安力特别补充了一句。
乘用车企要抓住个性化消费的新机遇。魏安力表示:“乘用车是老百姓的交通工具,车企要关注个性化消费的新风潮。从成本效益角度分析,未来个性化消费的利润增长要高于批发式消费。企业卖给一个出租车公司100台汽车所得利润,节省的成本,不见得优于卖50台私人定制的个性化产品。”


补贴退坡,部分纯电动车制造商面临生存困境,魏安力积极地为他们出谋划策,建议向制造增程式电动汽车方向转型。他介绍说:“未来纯电动车制造商并不是没有出路,如果改做增程式电动汽车,那他就活起来了。相对于纯电动车,增程式电动汽车的动力电池用量减少了2/3,如果动力电池价格是50000元。无形中就节省了35000元。用35000元购置发动机、油箱,发动机发电给动力电池,就变成增程式电动汽车,此类技术体系是多元化的。总之,当消费者没有了里程焦虑,想到哪儿去到哪儿去,满足消费者需求的服务,市场就回来了,自己的定位也明确了。”
在魏安力看来,中华民族5000年,历经劫难无数,没有断代的根本原因,就是从来都没有被外来势力打败。中国汽车工业同样如此,尽管当下处于新的发展瓶颈期,但无论外部压力多么强大,只要我们保持理性、保持冷静,坚持科学,坚持以市场为导向、以客户为中心的发展理念,就一定能突破困难走向成功。